首页 »

他为什么被刘海粟称为“中国素描第一人”?

2019/9/11 22:30:07

他为什么被刘海粟称为“中国素描第一人”?

《润物无声——陈盛铎艺术展》正在刘海粟美术馆展出。展览作为刘海粟美术馆2017年度重要藏品研究展,也是国家文化部2017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入选项目。

 

陈盛铎(1904-1987),中国现代著名美术家、美术教育家。陈盛铎作为上海美专早期培养出来的学生,后来留学日本,回国后又担任上海美专的素描教师,他对上海美专西方绘画教学体系的丰富和完善,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刘海粟称他为“中国素描第一人”。

 

素描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学习西方教育模式的最主要的基础。1912年刘海粟创办上海美专,第一次成建制的按照西方美术教育模式开展美术教育,结束了中国几千年以来以师傅带徒弟式的、家传式、家族式、工坊式的美术教育模式。陈盛铎毕生致力于中国美术教育,尤以素描教学为主。他在长期的素描教学活动中,形成了一套针对不同行业,不同层次,不同年龄,不同基础美术从业者的施教方法。

 

1929年,陈盛铎学成回国从事美术教学,先后执教于西湖艺专、上海美专、新华艺专等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受聘于同济大学任美术教授,期间又自办画室,到出版社辅导素描,培养了一批知名画家,如黎鲁、贺友直、颜梅华、汪观清、张祖英、张迪平等。他反对“繁琐杂碎、浮光掠影的表面描写”,主张运用“结构素描”表现对象,不依赖光线明暗塑造物体,强调对结构的观察、理解和表述。他要求学生作画前“观其全貌,一目了然,胸有成竹,一气呵成”,作画时“先大胆后细心,先整体后局部,先快后慢,先直线后曲线,先粗后细,全面推进,逐步检查”,无论观察和作画,都要“意在笔先,一切要有预见性,落笔不犹豫”。他的这种素描理念和方法,在当时是领先的,在今天也不为过时,是名副其实的“中国素描第一人”。

果盒桥

1960年8月

纸本素描 

25.3×29.5cm

1952年秋,人民出版社连环画的画家转入新美术出版社后,在黎鲁的牵线搭桥下,陈盛铎来到出版社,成为几十位并没有受过正规美术训练的画家的指导老师。当时,学生们求学心切,几乎天天练习,甚至周末也画,而陈盛铎也常常在夜间主动来指导。当年,黎鲁与贺友直时常在一同练习。贺友直在《自说自话》中就提到了这段经历,还专门为这段回忆画了一张画,就是陈盛铎为他们出版社业务培训授课的场景。画家汪观清曾说,是陈盛铎引领他进了艺术之门。

 

旅美动画及网络游戏设计师陆承忠是陈盛铎关门弟子,他多年担任美国迪士尼公司动画背景设计师、网络游戏资深艺术导演,参与创作迪士尼《人猿泰山》、《亚特兰蒂斯》等动画电影。陆承忠回忆,陈盛铎不但教他素描基础,还鼓励他创新,“走进去 , 还要跑出来”。在参加迪士尼《人猿泰山》电影制作时 , 他深深领悟到陈盛铎所说的“人为美要超过自然美”的创作带来的神奇和力量,在热带雨林的背景设计中渲染了中国画般的朦胧气息,获得了好评。

小龙湫

1960年8月

纸本素描 

34×28cm

在美术教学之余,陈盛铎还进行了大量素描和油画创作,作品以风景和人物见长,比较有代表性的是50年代的系列风景油画。自1952年进入同济大学建筑系后,他又先后完成了数百幅风格凸显,独具特色的素描风景写生,赋予西画媒介的素描风景以特有的东方韵味。

黄山

20世纪50年代

布面油画54.5×39cm

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介绍,陈盛铎的这些藏品包含了他大量的素描写生、油画、个人照片、物品、教案和范画等文献资料。其中最为珍贵的,是有关上海美专早期的素描教学资料和学生作品,弥补了刘海粟美术馆关于上海美专早期教育的文献和收藏空白。通过陈盛铎的这些藏品,真实还原了上海20世纪初期美术教育的立体图景。

静物之一

1934年

纸本水彩 

31.3×47.6cm

陈盛铎教了一辈子画,也画了一辈子画。作为教师,他“教学十分严谨,讲课认真”,对人“诚恳真诚”,用学生赵延年的话说,他“不仅教我学艺,更教我做人。”他用“自己的风范影响着下一代人”。据陈盛铎的儿媳周若兰回忆,陈盛铎一辈子不出书,不出画册,不办画展,一生教书育人,默默耕耘。刘海粟美术馆馆长朱刚认为,举办陈盛铎艺术展,不仅仅是为展示他的艺术与教育,更是为了学习和传承陈盛铎这种默默奉献的精神与境界。

展览延续至2018年1月15日。

 

题图为风景四十

1962年6月

纸本素描 

19.5×27.5cm